雪梨+新加坡-自助旅行 Day 4


出事了,有人玩得太累舊疾復發了。 農曆年前,Sherry就去彰基拿喉嚨藥,牛脾氣的她,沒徹底痊瘉就自己停藥了 。 來雪梨才3天,玩得太累,吃也不習慣(昨晚還吃泰式料理),在卡通巴也喝了山泉水,身體狀況亮紅燈真的不行了。Sherry難過到打算提早回去,不玩了。 但我們的機票是不能更改行程的機票(較便宜),早上8點,台灣時間5點,台灣旅行社也還沒上班,怎麼辦??? 只好先找醫院暫時治療一下再說了。

問了好多人,多不知道最近的醫院在哪。 終於找到一家 St Vincent's Hospital。 奇怪! 這麼大一間醫院,轉兩三個彎就到了,怎麼大家都不知道。 澳洲人是不生病的啊!?


 

從急診室進去,說要看 ENT (Ear/Nose/Throat),光掛號就花了很多時間,先是一位小姐登記資料,又再一位先生,問的還蠻仔細的,問我們講 Cantonese(廣東話) or Mandarin(普通話), 還問哪個宗教勒。只要能治醫好,就等一下吧,身體比較重要。 在急診室的人不多,但看到其它到澳洲玩的外國遊客和我們一樣身體不適來求診,原來不是只有我們會這樣。

已經11點半了,怎麼還沒輪到我們。 跑去問掛號處,竟然反問我 "What are you worried about?"。 當然怕,人生地不熟,只叫我們等,若醫生跑去吃午餐,那~~~。 12點半了,終於有一年輕妹妹叫我們進一間"病房"裡,東問問西問問。 很奇怪,Sherry的英文怎麼突然厲害起來了,和她對談如流。或許是和這個有東方血統的妹妹有緣,兩人的頻率相通吧,太佩服了。 她問的很也仔細,也用手輕壓來了解病情。 應該是實習醫生,因她說等會醫生會來看診。

後來真正的的醫生來了,她劈哩叭啦講了一大串,還夾雜專有名詞,最後問我們 "Understand ?" 我看著Sherry,她也一臉無辜地看著我。 為了生命健康,此時可不能裝懂 "Excuse me, too fast, we cannot catch 。。。 "。 之後她才放慢速度又解釋了一遍。 等我們走出醫院已是下午三點,看的真仔細啊! 光看診就 AUD100 (約 NT$2,200),只給一張處方籤, 還得自己出去外面到附近找 Pharmacy(藥局)買藥,又花了AUD50。

還好,喉嚨痛真的有比較好一點,危機解除,可以繼續玩下去了。

今天原本預定再搭火車到卡通巴,轉巴士更深入山區去看惹內龍鐘乳石洞 (Jenolan Cave), 還好我決到取消改到醫院報到, 在郊區有病痛是很不便的。 原來,問路,看醫生,到藥局買藥也可以是自助旅行的一部份。 我們住國王十字區 (Kings Cross), 距 St Vincent's Hospital 所在的佩丁頓區 (Peddington) 還蠻近的。 佩丁頓區是一美麗的小社區, 不像商業的洛克區, 雪梨塔區, 和達令港區那麼繁華, 既然是住宅區就順道逛一逛吧。

 

雪梨2月是夏天,氣溫高,巧遇一位媽媽澆花時連兒女都一起清涼一下。 看他們玩得還真開心,小孩子追逐跑來跑去享愛清涼的水花。

 

好羨慕他們喔,住宅區很寧靜,與道路隔開,大樹遮蔭,景色好美喔! 遺憾的事,昨天相機的充電器毀了,只剩一顆沒充飽的電池,不敢用閃光燈,為了省電照完後都沒打開螢幕檢查。 回到旅社才發現設定有錯誤,導到解析度不佳,臉上出現小小的斑點。

晚上到 China Town 吃晚餐。 一到這裡,講中文都會通,有點家的感覺。 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是 7-eleven。

只是這家中國餐館太奇怪,筷子一紅一白,以為放錯了,轉頭一看,每桌都一樣。 老闆說在廣東這象徵好運。 (瓜哩勒~~~ 三條線)


還有國民黨支部。

 

這個 Central Station 還蠻大的, 離 China Town 也很近。 已對雪梨的地鐵比較熟了 ,坐地鐵回 Kings Cross 吧。


在 China Town 買到了大陸製的簡易充電器,太貴了AUD48,但有什麼辦法,沒充電器就沒相機可用,會有遺憾。 殺價不成ㄠ個轉換接頭也好。 趕快回家把兩顆電池都充飽,也把自己的體力充飽。 休息是為了明天到動物園看無尾能和袋鼠。

 

前往 Day 5 

 

回部落格首頁